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伤心的句子 > > 我以为我能

我以为我能

发布时间:2018-09-13 07:40:04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我以为我能篇(1):谢谢你让我伤过心随笔散文

  谢谢你让我伤过心
  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也许早在那一天,我的心就已经死去。我想我应该感谢你,让我学会心冷和心痛。谢谢你让我伤过心,让我刻骨铭心,让我学会珍惜,学会怎样去爱,学会怎样忍受,学会怎样沉默地应对一切,历练了我的心。我知道有一种爱叫做放弃,所以,将你放在心底,离开你,默默看着你,默默祝福你。
  我知道我在你的眼里,我没有一丝地位,一直一直站在被你遗忘的位置,卑微得像尘埃,始终是我一个人的风景。一直以为我没有错,后来才明白,原来我很任性,任性得舍不得把你从我的记忆里剔除,任性得折磨自己,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本来应该明白的,但是却始终不愿意相信。以为闭上眼睛我就能寻找到天堂,没想到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潸然泪下,睫毛挂着的泪滴让我知道,当我不能拥有的时候,唯一能做的,便是忘记。我以为我能做到,一直努力地笑着,认真地笑着,没想到,有时候,竟然连笑都是假的。
  你会哭吗?到底,谁才会在你的心内住下呢?花开花谢,一个又一个的轮回,那些等待的日子,是我的执迷不悟,才让自己那么难过。可是谁又知道,我面对失去,是有多么的不舍,面对尘埃落定,乱世繁华,我竟然也会淡定如水,不慌不乱。但是面对你,我一度以为波澜不惊的我的心,竟然也会起伏不定,心痛不已。我不自量力地想要走进你的内心,终究还是被撞得头破血流,满身伤痕累累,我狼狈逃窜,繁华一场,梦一场,空一场。你在我守望不到的边缘,我望着那些泛白的记忆,始终不愿意去相信。在那些黑漆漆的夜里,我躲在角落里哭泣了多少次,每一次的痛彻心扉,都让我无法承受,满脸的泪水,逃脱不了的害怕,是有多么可怜。在你眼里,是有多么低微。
  我多么希望,从来没有遇见你,在我的世界,永远没有你的影子,让我永远地一个人,走过多少陌生的风景,让我一直带着仿徨,独自老去,没有谁,可以在我的心里住下。可是你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变得更加沉默,甚至颓废,学会伤害自己。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过心里的伤。以前看别人离别的故事,只觉得和自己无关,从来也不会为此难过。可是当你经过以后,当你离开以后,看着那些重蹈覆辙的故事,眼泪竟然不自觉地在脸上静静流着。那些情节,多么像我们,谁都知道,爱过后会心碎,可是却都像飞蛾扑火般执迷不悟,一次又一次奋不顾身。而我仅仅这一次,便遍体鳞伤,和执迷不悟,很多事在不经意间就过去了,而残留在掌心的温度,也快要渐渐冰凉下去了。那又有什么呢?手心里的幸福,就像流水,怎能抓住。
  我承认,我已经不爱你,只是我,还没有走出那个结,我打了一个死结,死死地将自己困住,不让自己走出来,所以每次想起你的时候,心依然那么痛。于是我将自己变得忙碌,让自己在现实的残酷中麻痹,我不是要谁心疼,只是我认为这样,或许能够让自己内心的疼痛减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许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人是无法忘记的,那个人,无关好看与否,无关他的过去,未来,却让人死心塌地思念着。你离去后,一直躲避着你,一直不敢去打听你的消息,有时候无意中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的消息,心里还是会一惊,原来我还没有彻底走出你的世界。
  我以为在文字里面能够有一个让我依赖的空间,于是开始写一段段空白的文字,没想到还是不能填补内心的缺口。我知道你不会回来,我知道我在等待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可是那些已经苍老了的记忆啊,还是深深地印在脑海里,欲休不能。
  我还有一生,可以去将你忘记。以后,要学会承受孤单,以后,要学会坚强,对于这段记忆,我知道是触碰不得的,所以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虽然在深夜,还是能感受到那悲伤的气息情不能自已。
  谢谢你让是伤过心,以后的我,将是冰冷的。

我以为我能篇(2):未知的寂静抒情散文

  我一直在路途上,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理由。
  很小的时候,当所有人都跟我说未来的路只有自己可以走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肩负着一项多伟大的使命。那个时候便觉得自己一定会有自己的路,尽管那些都是未知的空白。以前没觉得未知是有多可怕,最多就是感觉到力不从心,生活里来往的人多了,开始会有在意会有想要留下的东西,人便变得没有安全感,总感觉有些东西迟早是要背叛自己的,比如,自己。
  一直到现在,我都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被自己背叛了。以为最可以相信的自己,却在所有风浪来袭的时候,懦弱地躲在他们身后,冷眼旁观这一切可笑的戏演,在以为只有自己可以全心全意的保护的时候,却选择了代替别人来成全你的舍己。连自己都给不了的安全感,还有谁有那样的资格?在经历一些事后,为什么不能变得更坚强,反而在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退缩选择了躲避?其实他们没有说错,我永远就在自以为是的成全,自以为是的正确,自以为是的承担,自以为是的善意,我的自以为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反省过。
  而现在的我,只能认真地跟自己说你是一个美丽到刺眼的错误,你到来的迅速而又懵懂,这样不恰当的时间,这样不恰当的地方,如果你的存在是对我未来的一种蔑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自私地选择自己一次?我没有任何的准备,只能眼睁睁地受着你对我的嘲笑,你一定想说,看吧,这就是你自找的结果,你敢接受吗?我不敢,从来就不敢,多想请你离开,离开我的凌乱,离开我的无奈,可是我连驱逐的勇气都没有,这就是所谓的锻炼出的坚强的女子?可悲的验证。蓦然发现自己是一个把某些感情都算得很清楚的人,不想亏欠,不想麻烦,不想牵绊,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关于信心。信心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块不敢轻易触摸的琥珀,生怕一不小心就变成真正的永生。那些歆羡的目光,那些或真诚或假意的相信,有那么多力量,信心却还是飘忽不定。他们说得对,也许是书看得多了,故事知道的多了,人反而没有了自己的位置,以为是哪个故事中的人物,妄想用自己的思想来安排整个故事的进展,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连自己都知道是在做一件错事,却还是义无反顾。
  关于安全感。我知道,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可以给我绝对的安全感。那种从内心弥漫出的不安定,他们永远没有办法理解。我却从来没责怪过谁,有些东西,就算别人愿意给,自己也未必能够感受到,何况有些东西,不是为了给予而给予,它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抓不住,看不了。有些时候,连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需要的安全感是什么,所以,拿什么去要求别人?
  关于洒脱。有人说,洒脱这个词很好,只是使用的人很苦。如果我现在否认自己是在做一件洒脱的事,会不会有人想要狠狠地骂醒我?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想不认同都难。该死的文艺,该死的文学思维,该死的冷暖自知,这种想要把事情复杂化的思想,只有写作的人才能体会。有时候我真是怀疑,一种能力的拥有是不是真代表着另一种能力的缺失?果真是有得必有失。
  关于骄傲。一开始我想到的是另一个更为严重的词——尊严。后来静下来仔细想想,尊严这样的词汇实在是太过浓重。骄傲,从小就不愿离开我的骄傲,被自己或别人长久以来一点点维护起来的骄傲,那是不愿意退却的底线。如果一个人留在另一个人的身边,是为负责而负责,是为了所谓的责任,所谓的内疚,所谓的同情,那真是一种讽刺。对我来说,那样的施舍就是明晃晃地羞辱,在我的世界,从来就不需要,也从骨子里拒绝那样的责任。冷静地想一想,也许是自己走入了一个思维的绝境,自己困自己,我愿意承认这样的失误,可是当一个人轻易就可以说出离开这两个字眼的时候,要我拿什么去相信?拿什么去依赖?不管那样的话是出自于什么样的理由,那样的方式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敷衍和撇清自己的借口。所以,不需要,真的不需要。我的骄傲,我的人,都经不起那样的刺痛,如果想走,请坦言,我不以任何亏欠作挽留,如果想留,请跟爱我的人一样,维护我小小的骄傲,给我愿意相信的信心。
  关于刺痛。以前大家说刺痛,会想到伤害。很多时候,我不选择伤害,却还是被动地做了一个残忍的人。只是我一直在努力,我努力着怎样才可以尽可能地减轻对别人带去刺痛,该死的语言,一种成全也会流露出虚假之意,一种成全也会流露出刺痛之感,或许是我的思维跳转地太快,也许自己想到的是别人都没有想到过的表达,只是既有这样的思维就由不得我不去想。谁对谁错,我也从没想过仔细地算清楚,有些事,本就是不能以清楚为标准。果如人生,真是难得糊涂。最近一段时间,刺痛对我来说成了必不可少的情感,身体的刺痛,心里的刺痛,很难想象一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还记得数日之前,一边强迫自己看那些官方的书籍,一边发自内心地觉得难过,透过夜晚玻璃窗的反射,转头发现自己竟然是留着眼泪地微笑,其实很丑。然后问那影像中的自己,这是何必?是啊,何必呢,多大点儿事,有必要这么折磨地自己不成人样吗?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是拼尽了全身力气,也没办法抑制那股悲伤的情绪,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我控制,在我的身体里,大脑里,肆无忌惮地游走,那种感觉很多人是没办法理解的,好像身体里的某个它跟你说,你就是应该难过,没有理由。
  关于懦弱。经历那么多事之后,我以为自己该是一个敢于承担敢于面对的人了,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压迫地我喘不过气来才对,可是好像验证的结果不是这样。因为被压得喘不过气,所以就想把自己封起来,在另一个自己的身后,悄悄地躲起来,任那世界千呼万唤,任那人群喧闹拥堵,我在我的小世界,一切无关。只是连那样的躲避都有人限制,自己跟自己说,懦夫。懦弱的那个她,懦弱地选择逃避,懦弱地站在所有人身后看别人为自己忙碌的身影,该死的懦弱!
  其实所有的事终究会有一个结束,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落幕,终归是要平息的一场焰火。庸人自扰,愚者自困,聪明反被聪明误。
  耳机里刚好放着一首著名的西班牙语歌曲《noviemblesinti》————没有你的十一月。我多想跟自己身后那个你说,没有你的十月,多想跟那个你说,将没有你的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