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 热门搜索: 打鬼救夫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日志 > 80后文章 > > 傻白甜_傻妮救夫

傻白甜_傻妮救夫

发布时间:2018-11-09 11:41:04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傻妮救夫

这天傍晚,李红梅的杂货店正要关门,屋里的电话突然“丁零丁零”地响了起来。李红梅抓起电话,奇怪,话筒里却没声音,她纳闷地朝来电显示屏一看,心里不禁“咚咚”乱跳。差不多有三个月,这个号码没主动出现过了。李红梅定定神,用嗔怪的语气说:“祺祥,长途电话挺费钱的,你咋不说话呢?”

电话那头,丈夫赵祺祥终于轻咳了一声,说:“我寄给你的挂号信,收到了吗?”李红梅有些迷糊:“没收到啊,什么挂号信啊?”赵祺祥似乎在字斟句酌,隔了会儿说出的话,却像当头一棒子,把李红梅打蒙了。“收到了就好好看看吧。只要你签上名,家里的东西全归你了。从此咱们便两不相干。”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李红梅双手捧着话筒,像整个人失去了知觉,傻了。过了好久,她才突然惊觉过来,风平浪静了十年的婚姻,似乎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硬生生掐断了。这时,妹妹李兰兰进了屋,一见李红梅的样子,大吃一惊:“姐,你怎么了?”

李红梅摇头苦笑了一下,什么话也说不出,失神的目光扫过李兰兰时,突然定住了:李兰兰手里,正捏着个挂号信封。李红梅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信封里面只有两份离婚协议书。李兰兰眼里蹿出了火苗子,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这混蛋,我还以为他寄啥好东西给你呢……”说着咬牙切齿掏出手机,拨了赵祺祥的号码,没想到,电话怎么也无法接通。

“咱们到省城找他去!”李兰兰捏着拳头,往桌上狠狠一捶。

第二天一大早,姐妹俩辗转来到省城,找到赵祺祥上班的公司,一打听,赵祺祥早在半年多前就离开公司了。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他的去向,又拨赵祺祥的手机,还是无法接通,偶尔通了,那边却立刻挂线关机。

几天下来,李红梅瘦了一大圈。打七年前赵祺祥到省城谋了职,两人一直聚少离多,可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婚姻会亮红灯。更让她揪心的是,三个月前自己问赵祺祥工作情况时,他还说在那公司上班。他是有心瞒着自己呢,还是另有隐情?到了第十天头上,仍然没有赵祺祥的半点音信。在偌大个省城里,毫无线索地去找一个人,就跟大海捞针一样。没办法,姐妹俩到了汽车站,准备买票离开,这时手机却响了。李兰兰拿起来一听,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你是赵祺祥的亲属吗?”李兰兰有点愣神,正不知该说什么,李红梅一把抓过手机,连声说:“是、是,我是。”男人吁了口气:“赵祺祥在仁和医院413病房,你赶紧过来吧。”

李红梅慌了神,来不及多问,拉起李兰兰,拦个出租车直奔仁和医院。来到413病房,往里一探,只见赵祺祥脸色青肿地躺在病床上,双腿上着夹板。李红梅正要进病房,过来个姓白的大夫和一个警察,将姐妹俩带到值班室,那警察看了看李红梅说:“你是赵祺祥的家属吧?今天凌晨,你丈夫从龙源小区七楼跳下来,幸好被下面的雨棚挂住了,才没有危及生命。”

“跳楼?”李红梅和李兰兰一齐脱口而出。赵祺祥怎么会跳楼?

警察和白大夫对望了一眼。白大夫将化验单推到李红梅面前,用责怪的语气说:“你难道不知道,你丈夫患了尿毒症?而且是晚期了。”

与"傻白甜_傻妮救夫"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