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人生格言 > > 天涯一生的遇见_遇见天涯,天涯

天涯一生的遇见_遇见天涯,天涯

发布时间:2014-12-17 09:42:23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很多事情总要等到时过境迁,即便仰头也发现泪流满面的时候才明白,原来有时候的遇见,却只是为了点破那段咫尺般的天涯。

  ——引言

  夜,像是记忆的精灵,深入骨髓的揪出零星碎片。一个人的冥想空间,梁生的鼻尖陡然酸涩,嘴角却不禁上扬,往事一幕幕如轮番上镜的走马灯。到底,他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姿态来缅怀那一段啼笑皆非的“艳福不浅”?

  大学的生活像一片看不到海岸线的汪洋,梁生的小日子却混得波澜不惊。其实他也不知道具体该给自己下一个怎样的定义,也许这是别人的事情。他只知道,他是公认的睡神,据他自己说,班主任每次查寝,他都是赖在床上的,而且是雷打不动的睡姿,最后连班主任也不得不对他的睡功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一次遇见:“不可能”中的“可能”。

  南方的12月温暖如春。梁生午睡一觉醒来,这都3点了,星期五下午有课呢,但转念一想课都要结束了。他就寻思着是不是要到网吧里去玩他魂牵梦绕的《梦幻西游》,然后又磨叽着口袋是否还有足够的半毛钱,不够的话应该去银行取,那要是没存款的话应该给爸妈打个电话……当梁生从学校广场游荡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不远处一个戴口罩手捧玫瑰花的女子赫然映入眼帘。梁生不禁多瞟了两眼,南方热烈的日光、粉色的口罩、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这个女子简直比“醒目”还醒目呢。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那位女子却主动朝他款款走来。

  女孩说,我是送花的,请问南区5号楼怎么走?梁生向她指明了方向,准备赶路。女孩又问,请问远么?梁生说不远,我住那我知道。女孩兴奋了,她说,你能带我去么?梁生面无表情,自己似乎就是游手好闲的,那就好人做到底吧。

  一路,女孩的要求比比皆是。她说,你能帮我拿玫瑰花么。她说,能慢点么,我高跟鞋呢,现在还是上坡路。她说,我能拉着你的衣袖么,我脚痛。梁生大跌眼镜,但都无奈的应允。女孩的要求完了,仍然是没完没了的话。仿佛她自带了无线的扩音器,说话分贝高出了正常人水平。梁生一路手捧玫瑰,手挽美人,一副英雄凯旋归来的模样。内心的挣扎却只有他自己明白,陌路女子,众多要求,聒噪话语,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送完花,往回走的路上,女孩别出心裁,开始问题比比皆是。女孩问,你觉得女生给男生送花奇怪么?如果女生做错事了你会原谅她么?你有女朋友么?我漂亮么?……梁生的回答依次是:有点奇怪,但这女孩一定很特别吧。不会吧,她犯错应该有她的苦衷。没有。漂亮。(其实梁生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真实面容)……梁生一边左耳进一边右耳出,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还要问出更怎样惊天动地的问题来。他想,就算是贾宝玉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应该也没有他遇见的“横空出世个口罩MM”来得震人心魄吧?!

  女孩问梁生你叫什么。梁生答:我姓梁,梁山伯的梁,名…名字还没完全说出口,女孩就打岔,啊,梁山伯啊,哈哈!然后还来一个武侠小说里的仰天长笑。末了,她说山伯你人真好,我叫子熹,莫子熹。你电话号码给我留一个吧,到时候我要送花的时候可以给你短信。

  第二天,子熹却约了梁生到师大学生街逛街。琳琅满目的衣服饰品,诱人的小吃,梁生心想,刘姥姥进大观园也许就是子熹的那个兴奋劲吧。别人是见钱眼开,但子熹是见“粉色系”眼开。一路上能被她津津乐道的话题层出不穷。他们路过了一家饰品店,看见了一角装饰眼镜。子熹一一拿起来试了过去,还要梁生认认真真的发表评论。后来,梁生简直觉得她是灵光乍现,她说我给你买一个做纪念吧。待梁生试到一个自己满意的眼镜的时候,子熹二话不说,去柜台付了钱。梁生见再推脱也不可能了,就当是子熹给他的作为陪她的感谢酬劳了。

  后来,梁生才知道子熹根本不是花店送花的,而是专程从南平到福州送花给那位男生的,他叫洛西凉。

  之后,子熹便回南平了。

  期间,子熹会给梁生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子熹便甜腻腻的说,山伯啊,我想你了,你想我么?每次梁生都被搞得瞠目结舌的。面对子熹的热情洋溢,梁生一边慌乱一边甜蜜着。

  >>>>第二次遇见:意料之外的惊喜。

  那是一个月之后,当梁生看着一脸风尘仆仆的子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干净秀气的面容,盈盈的笑脸,浅浅的梨涡,他脑子有一刻供氧不足。

  摘掉口罩的子熹亭亭玉立的站在梁生的跟前。

  女孩子的戏路是老套的,再说,师大的学生街对女生来说的确是一个大大的诱惑。子熹又拉着梁生陪她一起逛街。子熹就像梁生生活里的一颗跳跳糖,有荒谬的酸,却是酸尽甘来。

  马路上的子熹,从来都像个精力旺盛的脱兔。在逛一家服饰店的时候,子熹看中了一套衣服,梁生看中了另一套,于是,她带着理直气壮的口吻说,把两套都拿下来,我要试。梁生顺势接过子熹脱下的外套,那一刻,梁生觉得自己和子熹似乎有了磨合一个世纪般的默契。后来,子熹进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梁生提着大包小包的侯在门口,又觉得自己像极了保镖。

  进超市时子熹的欢悦更是让人无法形容,简直像飞出鸟笼般的囚鸟重新获得了如饥似渴的自由。穿着7厘米的高跟鞋,她也能在超市里小碎步的奔跑。遇到镜子的时候,她都会欢喜的停下来,照两眼。某个时候,她发现梁生盯着她看的时候,她会冷不丁的冒一句,看什么看?千万别爱上我哟,千万别。梁生面对着这个带点乖张又任性的女子,却是又好气又好笑。

  在梁生看来,子熹买水果又是一大传奇。在超市的水果摊前,一种水果精挑细选一个。子熹突然停下了动作,猛然想起她的西凉哥哥最喜欢柚子了,于是她又可怜巴巴地望着梁生,梁生便心领神会了。他帮她带柚子送给洛西凉,只是梁生没有想到,这一送就是送10个。梁生这个平时除了睡觉运动神经还算发达的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可是,很奇怪,一种无怨无悔的信念支撑着梁生。

  子熹最后在福州那天,她拉着梁生逛东百大夏。在百货里,她花了将近2个小时为她的西凉哥哥挑了一款价格200元的男士香水。按惯例,又是梁生代劳。梁生看着这个用20块钱为自己买到固体香就很开心的女子,却精心为一个男子购买香水,她的单纯和固执像是挥之不去的水印刻在了脑海里,不由得对西凉产生了醋意。

  >>>>第三次遇见:梦里不知身是客。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子熹再也没有在梁生面前出现过,他们仅保持着电话联络。

  有一天,梁生突然接到子熙的短信,她说我要结婚了,因为某个复杂的原因。

  梁生问,真的假的?

  子熹说,真的,你就祝福我吧。

  梁生说,等让我看到你喜帖的那一天再让我祝福你吧!

  记忆其实真不是牢靠的东西,梁生现在再回想起来,很多细节都已退去了棱角。他只记得,和她逛街逛累了,一起吃午饭的时候她会喂他一小口饭,会在走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将自己的座位腾一块给他,硬是买下刻着梁生名字的挂件送给他。这些想来,还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甜掠过心田。朋友们都说梁生艳福不浅,经历得像一场传奇。一个女子莫名出现,带着他不知道的缘由。又莫名的把彼此的界限隔开万里,仍然带着他不知道的原因。缘分像一本书,翻得不经意会错过童话,读得太认真又会流干眼泪。

  梁生常常给人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却在自己的博客里一字一字记录下这微妙的邂逅。时光瘦,指缝宽,梁生知道,他握不紧那一段流年。一路渐行渐远的记忆,却是生生勾勒出一种举目荒凉。梁生不小心弄丢了子熹送他的那副眼镜,他自己一个人在学生街来来回回的寻找,终于让他找到了一副一模一样的。哪怕到了现在,梁生仍挂着那副眼镜,朋友嘲笑他,他也不禁自嘲,对啊,就是为了装斯文。而至开始到现在,梁生没有拒绝过子熹的任何一个要求。

  遥远的记忆深处,梁生一直记得,子熹在福州的最后一天,他们一起去吃饭。老板问,你又带着你漂亮的女朋友来吃饭啦?

  那一次,子熹的反应极其的安静,梁生看见,仿佛她默许的微笑了。

  与他们第一次被误认为情侣的时,子熹大叫“他不是我男朋友”的情景相比,此时的梁生欣慰温暖了许多。

  因为这些许微妙的感觉,梁生一直做着和子熹第三次遇见的梦,而这道梦,又该不该兑现成一种现实?且南平福州,并非天涯海角。

与"天涯一生的遇见_遇见天涯,天涯"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