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录 > 网络经典语录 > > 马龙潭

马龙潭

发布时间:2018-06-26 07:40:02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www.adwzw.com--网络经典语录】

一:[马龙潭]少帅被指抄袭小说大帅府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由李雪健、文章等演员主演的大型历史剧《少帅》正在多家电视台和网络上热播。
  不过,这部热播剧近日遭到“抄袭”方面的质疑。沈阳作家黄世明表示,电视剧中的一些情节与自己小说《大帅府》中的虚构内容高度相似。《少帅》剧组没经过其同意就使用这些内容,涉嫌“抄袭”自己的作品。
  那么,电视剧抄袭的这种说法,是否站得住脚呢?
  黄世明是辽宁省沈阳市一位作家,曾根据自己的研究,写过一部以张学良家族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大帅府》,并在2011年公开出版发行。因为小说曾在媒体上刊载、播讲过,所以在当地百姓中有一定得知名度。
  黄世明说,前不久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小说被“搬”上了电视,才开始关注电视剧《少帅》,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黄世明说自己开始没看这部电视剧,后来别人不断给他打电话。和他说他的小说电视台播了,有人还直接向他表示祝贺,把他弄懵了。还有内行的人就直接告诉他,你的小说被人给抄袭了。他就在网上看了,看了四集之后感觉,怎么还会有这么肆无忌惮地,简直就是照搬,黄世明说自己简直就不敢相信这个事儿。
  黄世明说,他把小说的前18章和电视剧前6集做过对比,发现一些细节高度相似。比如,《少帅》开篇的剧情是张学良姐弟三人来到奉天城,时任二十七师师长的张作霖设私塾,请恩师杨景镇到府里教张学良读书。冯德麟得知后,送儿子冯庸来大帅府与张学良同学。张学良与冯庸气走了杨景镇,并换了另一位老师。这个情节就是他小说中虚构的内容。
  因为现阶段关于冯庸进大帅府学习,跟张学良同学的这个事儿,历史上是没有任何记载的。只有自己小说中有,而电视剧把这个照搬进来了,这一件事儿就足以质疑他的抄袭。像这样的事儿还有很多处。
  除此以外,黄世明还指出,像剧中“奉系五公子与日本少年发生纠纷,遭日本警察毒打”、“张作霖大哥马龙潭调停张冯之争”等情节也都与自己小说的内容雷同。而质疑电视剧《少帅》抄袭小说《大帅府》,自己也有充分的理由。
  黄世明坦言,如果这是历史,并不奇怪,因为历史就是这么个过程,谁写都一样,但问题是其中有很多是自己虚构的东西,因为自己写的是小说,小说不是纯历史,小说是允许虚构的,而把很多虚构的东西搬到电视剧里去了,这就肯定是抄袭,因为这样的情节找不到别的出处,只有在大帅府小说中有。
  黄世明表示,近期他正在详细梳理可能涉嫌抄袭的情节,准备通过诉讼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把每一处都给他列举出来。自己会从头到尾把电视剧看完,然后综合梳理一下。
  截至目前,《少帅》剧组并没有针对“抄袭”的质疑公开作出回应。近些年来,影视剧相关的“抄袭”风波不断。就在一个多月前,备受关注的琼瑶起诉于正著作权侵权案才终审落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瑞认为,判定此类行为是否构成抄袭要从两个方面分析,A是小说,B是剧本;A小说先完成,B剧本后完成的。A认为B当中有一些桥段、有些情节跟它的作品雷同,客观来讲,就要看B(剧本作者)对A小说有没有接触过,是否读过看到过没有。因为小说已经公开发表了,B看到小说了,创作剧本的时候就有一些情节和小说情节构成十分的相似,结构、表达的方式、人物整个安排、内容这几个方面要综合判断。这两点合在一起,才能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判断,可以构成抄袭。
  知名编剧张薇认为,对于影视剧“抄袭”的质疑和争议,不能轻易做出“有罪”的推定或假设。是否构成侵权,还要由专业人士根据具体细节,做出专业的判断。因为“写的东西多了,有相似性是很难避免的。确实会有些时候,他写了这个题材,你也写了这个题材。他说她没抄袭,你说他抄袭了。如果确实是一样,被举证出来,那你该赔钱赔钱、该处罚处罚、该道歉道歉。那如果没有,只是题材上的相似,别人做了你就不能做吗?是不是也不一定,只能就事论事的回答。可能有些编剧确实是抄袭了,有些编剧就是被冤枉。 ”

二:[马龙潭]张作相的故事简介

  张作相与张作霖,姓名只有一字之差,这让很多人误以为两人是兄弟关系,其实不然。
  张作相是奉天锦州义县人,张作霖是奉天海城县人。两人只是名字上的巧合,并没有宗族关系。那么,两人又是如何成为拜把兄弟的呢?
  杀仇家 组建绿林武装
  张作相,字辅臣(一作辅忱),1881年生于奉天锦州义县南杂木林子村(今凌海市班吉塔乡杂木林子村),幼年家贫,只念过3年私塾,父亲张永安兼作民间吹鼓手,有点收益,贴补家用。
  16岁那年,张作相的族兄张作正无辜遭土匪郭玉杀害。族兄临死前,嘱咐张作相为其报仇。张作相担心自己的安危,埋藏着复仇的想法远走他乡,靠打零工为生。
  过了些时日,他感到时机成熟了,就返回本村,联合要好的朋友,将仇家郭玉杀死,为族兄张作正报了仇。随后,为逃避官府的追捕,张作相组建了十几人的绿林武装,落草为寇。
  受信任 官职一路飙升
  1901年,张作相率领二十多人到新民府八角台投靠张作霖,加入保险队这个自治武装。不久,张作霖被清政府招安,张作相随之升任新民府巡防营哨官。在此期间,张作相屡立战功,表现甚佳。
  1907年,按年龄为序,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8人结拜为盟兄弟,后来成为奉系军阀的中坚力量。盛京将军赵尔巽将全省旧军编成八路巡防队,张作霖任前路统领,张作相升为骑兵一营管带(营长)。
  1916年,袁世凯任命张作霖为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即奉天督军兼省长,随之任命张作相为第二十七师步兵旅长。
  1919年2月,张作霖将原来的东三省讲武堂改为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特派张作相兼任堂长,同时兼任奉天警备司令。由此可见,张作霖对张作相的信任已经达到极致。在此期间,张作相精心培养、细致照顾在讲武堂学习的张学良,并举荐张学良代替自己接任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之职。
  任督军 致力地方建设
  1924年4月,吉林督军孙烈臣病故,吉林督军兼省长一职空缺。孙烈臣病危之际,向张作霖建言,请张作相接替他的职务。
  此时,杨宇霆、李景林皆欲染指,但张作霖仍然坚决地任命张作相担任了这个职务。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张作相共在吉林省执政7年。他主张“保境安民”,致力于地方建设,建立了第一座自来水厂,修建了吉林吉海铁路和吉林市第一条柏油马路,还建立了全省第一所大学——吉林大学,自己亲任校长。
  苦相劝 稳定奉军大局
  1925年11月23日,奉军将领郭松龄在河北滦县率领所部7万人举兵反奉,举世皆惊。郭松龄当即发出3个通电,要求张作霖下野,拥戴张学良上台,清除杨宇霆等人。
  1925年12月24日,郭张之战全部结束。25日,郭松龄夫妇遇害。战争结束后,如何对待第3方面军参加举兵反奉的官兵,尤其是其高级将领的问题,摆在了张作霖的面前。
  据时任第5方面军军团部参谋处长王之佑回忆,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他是现场的目击者,随军团长张作相到达了大帅府的大厅。王之佑说:“入见张作霖时,吴俊升、张景惠、杨宇霆等人都在座,张作相提出,郭松龄既死,其他人员一律免究的建议。但是在东北军内部长期存在矛盾的影响下,张作相的建议遭到全体的反对。他虽竭力辩论达两个小时之久,空气还没缓和。‘总得杀几个的’声浪,还是不断传出。最后,张作相哭着说:‘那就先杀了我,免得再看惨剧。’这样,才扭转了气氛。他们同意了张作相的意见,帮助他向张作霖恳求,得到了‘那就让学良去看着办吧’的一句话。然而,张作相是洞悉张作霖的习性的,恐怕事后变卦,就立即叫通新民电话,请张作霖直接把这个意旨,对张学良说了,才真正完成这一任务。”由于张作相的坚持,奉军内部避免了一场自我残杀的悲剧,保存了一批骨干将领,稳定了奉军的大局。
  拥少帅 赤胆甘为人梯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由京返奉,在途经沈阳皇姑屯三洞桥时,被日军炸死。6月18日,张学良化装返回沈阳。在办理张作霖丧事的同时,张学良召集东北元老开会,研究推举东北新主的问题。www.gs5000.cn
  6月23日,在奉天召开东三省军民联合会议,讨论恢复保安总司令及易帜问题。会议决议恢复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名义,推举张作相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7月2日,东三省议会联合会会议决定:改推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天保安司令。从7月3日起,张学良就任本兼各职,启用关防,开始了奉系军阀的少帅时代。张作相全心辅佐张学良,张学良对张作相也很敬重,称他为老叔,又让原配夫人于凤至做了张作相二夫人花福田的干女儿,关系一向密切。
  张学良当此重任后,私下里,张作相曾对张学良诚恳地说:“小六子(张学良乳名),你放心干好了,我们都会支持你。在公的方面,如果我们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只管拿军法来办我们;可是私底下,你还是我的侄儿,如果你不好好地干,我会在没人的时候,打你的耳光。”
  保晚节 父坟被日本人炸毁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张作相正在锦州料理父亲丧事,吉林省政府主席由参谋长熙洽代理。熙洽出卖了吉林,当上了卖国贼。张作相非常愤慨,特派诚允到宾县另组吉林省临时政府。
  1933年热河失守后,张作相退出军政界,举家迁往天津隐居。此时,日本人多次劝诱张作相出任伪职,均被张作相坚决拒绝。最后,日本人恼羞成怒,将张作相父亲的坟墓炸毁以泄愤。1949年3月,张作相突患脑溢血病逝。

本文来源:http://www.adwzw.com/show/58125.html

更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