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经典故事 > > 现代母爱事例

现代母爱事例

发布时间:2018-07-08 11:40:03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现代母爱事例篇(1):母爱的经典现代故事


  母爱是永恒的,不管风雨如何剥蚀,她总是完美无损、永不褪色;母爱是质朴的,她总是心清如水、原汁原味。
  母爱的经典故事(一)
  顶着盛夏的烈日,踏着滚滚热浪,百余里的辗转颠簸,汽车喘着粗气钻入了这人间仙境--西兰村,山上花果缠绕,山林葱碧如玉,梯田纵横交错,鸟鸣声声入耳,山下泉水叮咚,山溪狂欢如舞,农民挥汗劳作,小孩嬉笑玩耍……
  一路的沉闷顿时烟消云散了,令人耳目一新,心旷神怡,凝神聚气,无杂念之感。玉玲回过头来笑嘻嘻地对我说:“怎么样?人间仙境吧。”我冲她一笑,今天本来休息,玉玲把我抓来陪她专访一个远近闻名的“继母”--王淑芳老人。
  在村干部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一户典型的农家小院,见到了头发灰白、面色红润、慈祥的王淑芳老人。听说来意后,没有多少文化的老人显得局促不安,不肯多讲半句话,只是重复着一句:“都是自己的骨肉,没啥好说的。”在玉玲的再三请求下,在村干部的劝说下,老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带着我们走进了他三十年来的坎坷不平的故事中去。
  看上去七十多岁样子的王淑芳老人,实际年龄才五十六岁,可当年的她是村上的一朵花,十六岁就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团支部书记,是村里公认的积极分子。每年县乡里召开的青代会、妇代会,她都参加。在她二十二岁那年乡里卫生部门选拔一名上进心强的女青年,去上学培养,她被选中了。
  就在她准备走的前三天晚上,她的堂姐刚生下孩子就一命归西了,丢下两个孩子,让人揪心的是刚出生一天就丧母的外甥无人照料,善良纯朴的她毅然放弃了上学的机会,含着泪辞别了年迈忠厚的父母,于第四天就来到了十几里外的堂姐家,承担起照料两个孩子的重担。丈夫在县城工作,公婆年迈七旬,一切重担都落在年仅二十二岁的王淑芳身上,她的到来给这个老的老小的小的家庭带来了生机。
  斗转星移,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继子与他自己生的孩子相处得非常融洽,尽管家里经济上比较拮据,她都是先把继子们身上穿得好好的,她懂事的亲生儿女从没有攀比争闹过。丈夫从县城回来,看见两个大的穿着新衣新裤,而两个小的不但没有新衣穿,见王淑芬总是吩咐两个小的干这干那的,丈夫把她狠狠责骂一顿,她越想越委屈,从不喝酒的她,躲在粮囤里喝的一斤白酒,两天才醒过来。
  花开花落,春秋几度,时间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这一年大儿子按政策又生育二胎,照料孩子的事自然落在王淑芳头上,这时刚结婚一年的小儿子也有了孩子,两个媳妇生产相隔十几天,这真让老人又喜又忧,她考虑一夜,最后决定给大儿子看,让小儿子自己想办法。
  如今两个小孙子已经五岁了,她心里老感觉对不起自己的亲儿子,愧欠他的太多太多了,小儿子却很理解母亲,这使她感到安慰,现在的王淑芳老人,儿孙满堂,都很孝顺她,她很知足。
  王淑芳老人的故事很平常,没有惊天动地之举,却透着一股人间真情。我禁不住从心底祝愿象王淑芳一样的好心人,“好人一生平安”.
  母爱的经典故事(二)
  有个社区举办最感人的母爱故事大赛,居民们纷纷踊跃上台讲故事。
  这时,有个青年手拿一只灯泡,扶着一位戴黑色眼镜的妇女走上台,说:“我是一名夜班公交车司机。每天深夜,我开的公交车都会经过我家。每一回,我总能看见我家的这只灯泡亮着。我知道,那是母亲在为我祈福,盼我安全回家。那一刻,我的心里无比温暖。我开车十年了,母亲就让这只小小的灯泡亮了十年,从未间断过……”青年说到这里,台下的群众纷纷鼓起掌来。
  不料,青年突然摘下母亲的黑色眼镜,哽咽道:“其实,我母亲的眼睛在我当司机之前,就已经看不见了……”顿时,台下一片哗然。
  青年眼含热泪接着说:“我母亲为了让这灯泡长亮不灭,每隔一段时间,她就用手去触摸一下灯泡,从而以灯泡的热度来判断灯泡是否还亮着。这么多年来,她的手已被灯泡烫了一层又厚又黑的老茧!”说着,青年举起了母亲的手。
  台下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最后,大家一致通过,青年所讲的故事成为这次大赛最感人的母爱故事!
  母爱的经典故事(三)
  一只小小的送奶箱,也是一份情感的寄托,看着上面那红彤彤的“福”字,就仿佛看见了一张慈祥的笑脸……
  老卢家住在六楼,他家的大门口挂着一只送奶箱,箱子已经十分陈旧了,上面还贴着一张褪了色的剪纸“福”字。
  这送奶箱是许多年前,牛奶公司为了配送袋装鲜奶给安装的。如今城里人早都改喝盒装奶了,送奶箱自然派不上用场,大家都相继拆除了。可不知为啥,老卢家的送奶箱仍孤零零地挂在楼道里,显得有些碍眼。
  这天,物业公司的潘经理找到老卢,婉转地说:“老卢,你家那只送奶箱没用了吧,为什么不拆掉它呀?都快成古董了。”
  老卢“嘿嘿”一笑,说:“用是没啥用了,不过你先别拆它,需要拆时,我自己会动手的。”
  哪知,老卢说归说,压根儿就没有拆的意思,日子一天天过去,送奶箱仍然纹丝不动地挂着,潘经理每次从那儿经过,都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过了几个月,小区安排统一粉刷楼道内墙,潘经理灵机一动,贴出了一张告示:为了方便粉刷涂料,请各住户在三日内将春联、送奶箱等自行拆除,逾期者将由工人统一拆除。潘经理特意在“送奶箱”三个字下划了横线,这是有专指的,因为整个小区里,只剩下老卢一家有送奶箱了。

现代母爱事例篇(2):现代母爱的故事


  母亲的爱是永远不会枯竭的。这说明母爱是非常伟大的,是永远伴随在我们身边的那么,你是否读懂母爱?
  母爱的故事篇一:
  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可我从小就跟爸爸亲。因为打记事儿起,我妈就是个精神病。虽然平时她最疼我,可犯起疯来每次都把我锁进院里的小黑屋,任凭我嚎破嗓子也不放人……因为她这份疯,我缺了上百节课,降过两次级,直到十六岁才上了初中。
  上初一那年,我无意中听说了自己的身世:原来我的亲妈早死了,现在的妈是我爸给我娶的后娘。这一发现令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平时对我好,那全是装的呀!看看她每次犯病的时候吧,那后娘的狠心可就露出来了。想想这些年为了给她看病,爸爸累成了什么样?我更是穿得象丐帮长老,这个后妈真可恨啊……
  十六岁的姑娘可不小了,我出落得亭亭玉立,虽说比同学们大了几岁,咱可是算得上校花啊。青春少女哪有不爱打扮的,那年正流行一种体形裤,谁要是穿上得让我羡慕死,我多希望能有一件呀……
  没想到,我那个后妈还真给我买了一条,她说是正牌货,不是那种仿冒的次品。我心里这个美呀,也忘了这么久都没理她,亲亲热热又叫了她一声妈。看她当时那个高兴劲儿……唉,她要是我亲妈就更好了。
  穿着体形裤上学,在女生的红眼和男生的媚眼中走过,我都快美死了。不料乐极生悲,放学路过那个工地,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条大狼狗,上来就咬我的腿。“妈呀!”我惨叫着本能的收腿,还好没咬到,可是体形裤被狗牙划了个大口子。一些神经质女生看到了直笑,“这狗都疯了半年多了,怎么偏咬你呀?是看见你穿了便宜货吧?什么破裤子一咬就破了,还臭美呢……”我气得满脸通红,一溜烟跑回了家。
  进门我先把体形裤脱下来,当着妈的面扔在了地上。妈妈瞪眼睛看着我,爸爸忙问怎么回事?等弄明白原委,他非但不同情我还骂起来了:“你让狗咬了跟你妈来什么脾气?咬了就咬了,这么大丫头自己缝去!”我没好气的对爸嚷:“缝,缝,缝!你就知道缝!从小到大,我哪件衣服不是打了补丁的?都怪你,娶来了一个疯婆娘!”
  妈妈在一旁呆呆看着我,嘴巴张了两下,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爸爸火了,拎起拖鞋就想打我,妈妈连忙把他抱住。我白了妈一眼,“别在这假慈悲了!你犯起疯病来咋对我那么狠呀?” 这句话气得爸爸比妈还疯,我吓得饭也不敢吃就跑掉了。
  下午上课我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不料妈给我送饭来了,看她那个假模假式的样儿,再想到爸今天骂我的话,我心里真是恨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阴阳怪气地说:“你谁呀你?”妈生气了,“你妈你也不认识了。”“我妈?我妈早死了!大伙儿都看看啊,你们总笑我老大不小才上初中,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个后妈!她经常装疯虐待我,把我锁起来不让出屋,要不我这么才高八斗怎么会降级啊……”妈气得直哆嗦,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最后放下饭盒走掉了。
  接下来几天我撑着面子不理她,她倒是不记分,还帮我用热毛巾敷那条被狗咬青的腿。我心里是越来越后悔的,这些年她除了犯病时,对我真和亲娘一样啊……可是那句道歉怎么也没说出口。
  没有多久,妈妈突然又犯疯了。这次她不关我了,而是自己躲在屋里不出来。这还不算厉害的,她脸也不洗,饭也不吃,连水都不喝一口!爸爸自然怪到我头上,说是我给气的。这时我的嘴又不饶人了,“她关了我那么多次,这次就当是报应吧!”妈妈在一旁听了,一边打哆嗦一边无限痛苦地看着我……
  爸爸抬手给了我一个大耳光,“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这是对妈说的话吗?!”我气坏了,歇斯底里的哭喊道:“她不是我妈,我早就知道了,她是后妈!”话还没说完爸爸就急了,不由分说伸手揪住我的领子,象抓小鸡儿似的把我揪出了房门。
  在走廊里爸爸的眼睛红了,“你知道她不是你亲妈了?可是她哪样做的比亲妈差?她有病你不帮她治,还说这种话……”这时爸的那巴掌还在我脸上疼着呢,我疯狂的叫着,“她是个疯子,疯子!你听说过疯子能治好的吗?要不你象《范中进举》那样,给她一巴掌试试……爸的第二巴掌马上主来了,打的我眼冒金星。在金星里我看到爸爸突然流了泪,“这些年你烦她是个疯子,恨她是个疯子,可你知道她是怎么疯的吗?”我摇摇头,“关我什么事,我怎么会知道。”爸爸擦擦眼泪,“你亲妈生下你没几个月就死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带奶娃娃?你现在的妈不嫌弃我们爷俩,嫁进来就开始养育你……”
  我一下子没了声音,原来是这样?爸爸说,“那时她多年轻啊,我也劝过她再生一个,她就是不干,说再生一个你就成了小白菜了。你是她一口一口喂大的,她是打心里疼你呀!三岁那年,你这个淘气包在奶奶家院里玩儿,不知怎么掉到了一口机井里。你妈当时就不行了,一口气闷过去,再睁开眼就不太清醒了。最后用了好长时间、好多办法总算把你救出来,可是你妈这病根算是落下了,一犯病就怕你丢怕你出事,非得把你锁起来才放心……”
  听到这里我如遭雷亟,好半天都出不了声儿——妈妈,原来你一直这样爱护我?一直把我当成亲生女儿来疼的呀!可我却把你当成了仇人……我痛哭流涕,心里那份悔恨简直没法形容。
  急急向屋里奔去,我要叫她一声亲妈,我要向她道歉,我要让她得到一个女儿最大的尊敬……可是我们惊恐的发现,妈妈已经昏倒在床边浑身不停的颤抖着。爸爸连忙倒来一杯水,妈妈睁眼一看顿时喊叫起来,还把那杯水打翻在地上……
  从此我的妈妈,她再也没有明白过一分钟!她颤抖,她哭喊,她发现野兽一样痛苦的声音……急急忙忙把妈妈送进医院,她已经不行了,来不及抢救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一刻我哭成了泪人,妈妈呀,她在最后听到的声音竟然是女儿无情的讽刺,让我怎么对得起她?亲友们一边哭一边劝解着我,和妈妈长得最象的三姨更是把我搂在怀里。
  守灵的夜啊又冷又长,三姨为我拿来被子围在身上。被子在今天的忙乱中刮开了一道口子,三姨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用针线默默地缝着……当她缝好了,把线头放在嘴里轻轻一咬就断开了线。我看着她熟悉的动作,“三姨,你真象我妈,她咬线头就这么利索。”三姨惨然一笑,“这个小动作还是你妈教我的呢,她做活儿可灵巧了……”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念头从模糊渐至清晰,突然出现在我脑中!顾不得是半夜,我双腿发软的跑到邻居家门口,疯狂的敲开门,径直奔到他家电话机旁边,哆嗦着拨通了生物老师家的电话,“老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课堂上讲过,狂犬病不光通过破损的皮肤,如果人口接触了疯狗唾液也可能传播?”当听到那个肯定答案时,电话从我手中滑落,我一头栽倒在地上……
  听了我的话,第二天三姨要求了检验,我的妈妈,果然是因为狂犬病去世的!三姨哭着说,“怪不得她怕水怕光啊!可她从来没有被狗咬过,又怎么会……”我脸色惨白,默默走到衣柜前面疯狂翻找起来。亲友们都吓坏了,以为我受了刺激上来拉我。我挣扎着,什么也不管只是翻啊,找啊,终于被我找到那条体形裤——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上面,是妈妈整整齐齐缝好的针脚!
  如果当时我不那么任性,如果当时我再体谅一点妈妈,那么她就不会给我缝这条裤子,也不会因咬线头而感染病毒,然而此时说什么都晚了,我的万千悔恨只能化成一句痛彻肺腑的——“妈妈!”
  母爱的故事篇二:
  姥姥一辈子生了五个子女,母亲是老大。母亲的右肩头有一颗大大的黑痣,村里人说有这种黑痣的人天生是受累的命。那时候家里推碾子磨面都是靠人工,母亲和大舅就经常被派去干这种活,每次大舅推不了两圈就不推了,坐在门口的墙角处晒太阳。倔强的母亲并不吱声,一个人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圈一圈地推,累得两胳膊酸软得像面条,吃饭时手端着碗直哆嗦。就这样,母亲也不会向大人告状,偶尔姥姥看见了,就会大骂大舅偷懒。
  后来母亲说,也不怪你大舅偷奸耍滑,那年月家里穷,连一点白面丝丝都没有,仅有的一点棒子面也得掺上野菜捏成菜团子吃,大舅嘴馋,一闻见野菜的味就反胃,整天饿得走路都晃晃悠悠,那有力气推那沉重的碾子呀。
  21岁那你年,倔强好强的母亲嫁给了当兵的父亲,后来,父亲转业到一家工厂当了工人。在那一穷二白的日子里,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妹妹,既要下地劳动,又要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炎热的夏天,火辣辣的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母亲背着20多斤重的喷雾器在齐腰深的棉田里喷洒农药的情形;记得有一年的春天,村头小河里的水快干了,母亲因为抢浇东北角那片麦地时的疲惫面容。
  长期的劳累使母亲患上了贫血,体重也由原来的120斤减到90多斤,村里的老中医给她开了中药,让她多休息、增加营养,母亲只吃了三副药就不吃了,并且不让家里人说她有病,说年纪轻轻的,老是这样煎汤熬药,会让村里人会笑话的。
  看到母亲身体瘦弱多病的样子,已上初二的我曾经动过退学的念头,因为那时候镇中学一年也考不上几个学生,我怕这书念了半天也是白念。没想到,我的想法刚已出口就遭到母亲的坚决反对,母亲不会讲大道理,只是虎着脸对我大声斥责:家里天塌下来由娘顶着,你给我安心学习,不许瞎想。
  或许受到母亲的恫吓,或许我从那时起确实知道努力了,结果是从那以后我的成绩一路飙升,就连初一时成绩不及格的代数也鬼使神差地考到了前几名,这时母亲疲惫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现代母爱事例篇(3):写现代母爱的故事


  母爱是人类最纯洁、最无私、最珍贵的情感,每一个孩子无不享受着母亲给予的幸福和快乐。
  母爱的故事篇一:
  接到父亲说继母病危的电话,他正和单位的同事一起在海口度五一长假,订的是第二天上午的回程机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没有马上赶回家。等他回到家的时候,还没进门,就已经听到家里哭声一片。
  见到他,眼眶红红的父亲边拉着他到继母遗体前跪下边难过地说:“你婶婶(他只肯称呼继母为‘婶婶’)一直想等你见最后一面,可她终归抗不过阎罗王,两个钟头前还是走了。”说着,父亲不住地擦拭着溢湿的眼角。而他只是机械地跪下,叩了几个头。然后,所有的事便与他无关似的,全丢给父亲和继母亲生的妹妹处理。
  其实,自从生母病逝,父亲再娶,这十五年来,他已经习惯认定这个家里的任何事都是与自己无关的了。人们都说,后母不恶就已经算是好的了,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有谁会真心疼?父亲的洞房花烛夜,是他的翻肠倒肚时。在泪眼朦胧中,十一岁的他告诉自己,从此,你就是没人疼的人了,你已经失去了母爱。
  他对继母淡淡地,继母便也不怎么接近他。有一回,他无意中听到继母和父亲私语,他只听得一句“小亮长得也太矮小了,他是不是随你啊?”心中便暗自愤怒,讥笑我矮便罢了,连父亲她也一并蔑视了。又有一回,他看到桌上有一盒“增高药”,刚打开看,跟他同岁的妹妹过来抢,两个人打了起来。继母见状,嘴里连连呵斥妹妹,说这是给哥哥吃的。可是,他却马上被父亲打了一顿。他想,这个人的“门面花”做得真好,可话说得再好听,心里偏袒的难道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连带着父亲的心都长偏了。
  疏离的荒草在心中蔓延,他少年的时光已不剩春光灿烂的空间。什么是家,什么是亲情,他不去想,更不看继母脸上是阴过还是晴过,他只管读自己的书,上自己的学,然后离开这个自己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家。
  丧事办完了,亲友散尽,他也快要回公司了。父亲叫他帮忙收拾房间,以前都是继母一个人做这些事。看着忙碌的他们,父亲拿出一个东西来说:“小亮,这是婶婶留给你的。”他一看,是个款式土里土气又粗又大的金戒指,无所谓地说:“嗯,妹妹也有吧?”“是的,你俩一人一个。”说着,父亲掏出另一个,更细小得多了。他不为所动,把自己的那个推回给父亲说:“给妹妹吧。”父亲犹豫了一下,把东西放回口袋里,说先替他收着。
  他继续收拾房间,忽然看到自己睡了十几年的床板边沿有许多乱七八糟的铅笔涂写的痕迹。他奇怪地问,是什么小孩这么淘气在这里乱画?
  “是你婶婶在你小时候画的。她知道你不喜欢靠近她,就经常等你熟睡以后,拉平你的身子,用铅笔在床上做好记号,然后再用尺子仔细量,看你长高没有。有时候还不到一个月,她就去量,看你没长高就急。你最讨厌吃的那个田七,就是她为了让你长高而买的。她眉头上那道疤,就是为了挣工钱给你买增高药,天天去采茶,有一次不小心跌倒在石头上磕破的。她老担心你长大后像我一样矮,说男孩子个头矮不好讨老婆……”
  父亲的话声轻轻地,却似晴天霹雳,把他冰封的心炸出了春天,一直以为不会拥有的风景,不会拥有的爱,其实早就像床板上那些淡淡的铅笔记号,默默地陪他度过了日日夜夜。母爱,不止是生长在血缘里。
  他流着泪,跑到继母的遗像前,叫了十五声“妈”,每一声代表一年。以后,他还将继续叫下去,因为母爱没有离开,当他懂得,就不再失去。
  母爱的故事篇二:
  父亲病逝,家里欠下一大笔债务。办完后事,18岁的我就南下打工,进了一家大型汽车修理公司。带我的师傅姓史,50多岁,他有两个嗜好:一是没事就用指甲刀挫指甲,二是爱替别人洗衣服。
  两个月后,我将攒下的1000元钱汇给母亲后,突然想到该给她写封信,就在办公室随便找了张包装纸写起来。忽然,史师傅敲敲桌子,说:“你明明在这里干着又脏又累的活,为什么说你的工作很轻松?”我红着脸说不想让母亲为我担心。师傅点点头说:“游子在外,报喜不报忧,你做得很好,可用这么脏的纸给母亲写信,她会相信你的工作轻松吗?”
  史师傅看着窗外,缓缓地说:“我很小就没了父亲,20岁那年母亲得了偏瘫,腰部以下都不能活动。我带着母亲四处求医问药,来到这里找了份活干。那时,我比你们辛苦得多。领第一笔薪水那天,我买了好多母亲爱吃的食品回家。我给她递上削好的苹果,她拉住我的手说:“给妈说实话,你到底做什么工作?你的手那么黑,而且指甲缝里全是黑糊糊的机油,你干的活肯定又脏又累,你骗不了妈。你再也不要花那些冤枉钱了,我的腿是治不好的。”说完就落下泪来。她还说我若不辞去现在的工作,她就绝食!无奈,找借故给她洗衣服从屋里逃了出来。洗完衣服,我惊奇地发现我的手是那么白,顿时我有了主意,同意辞去现在的工作,母亲笑了。第二天我依旧来这里干活,只是下班后要先清理自己的指甲,然后把同事的工作服洗了才回家。洗的衣服越多手越白,母亲检查我的手时一点都没发觉,而为了拿到相对多一点的薪水给母亲治病,我一直在这家效益不错的公司呆到现在。”
  史师傅说完从他抽屉里拿了一沓信笺给我,最后,我在那洁白的纸上写下:“亲爱的妈妈,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工作也很轻松……”
  母爱的故事篇三:
  姥姥一辈子生了五个子女,母亲是老大。母亲的右肩头有一颗大大的黑痣,村里人说有这种黑痣的人天生是受累的命。那时候家里推碾子磨面都是靠人工,母亲和大舅就经常被派去干这种活,每次大舅推不了两圈就不推了,坐在门口的墙角处晒太阳。倔强的母亲并不吱声,一个人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圈一圈地推,累得两胳膊酸软得像面条,吃饭时手端着碗直哆嗦。就这样,母亲也不会向大人告状,偶尔姥姥看见了,就会大骂大舅偷懒。
  后来母亲说,也不怪你大舅偷奸耍滑,那年月家里穷,连一点白面丝丝都没有,仅有的一点棒子面也得掺上野菜捏成菜团子吃,大舅嘴馋,一闻见野菜的味就反胃,整天饿得走路都晃晃悠悠,那有力气推那沉重的碾子呀。
  21岁那你年,倔强好强的母亲嫁给了当兵的父亲,后来,父亲转业到一家工厂当了工人。在那一穷二白的日子里,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妹妹,既要下地劳动,又要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炎热的夏天,火辣辣的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母亲背着20多斤重的喷雾器在齐腰深的棉田里喷洒农药的情形;记得有一年的春天,村头小河里的水快干了,母亲因为抢浇东北角那片麦地时的疲惫面容。
  长期的劳累使母亲患上了贫血,体重也由原来的120斤减到90多斤,村里的老中医给她开了中药,让她多休息、增加营养,母亲只吃了三副药就不吃了,并且不让家里人说她有病,说年纪轻轻的,老是这样煎汤熬药,会让村里人会笑话的。
  看到母亲身体瘦弱多病的样子,已上初二的我曾经动过退学的念头,因为那时候镇中学一年也考不上几个学生,我怕这书念了半天也是白念。没想到,我的想法刚已出口就遭到母亲的坚决反对,母亲不会讲大道理,只是虎着脸对我大声斥责:家里天塌下来由娘顶着,你给我安心学习,不许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