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感悟
爱情
文章
励志
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大全 > 文摘大全 > > 【guns】《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10篇

【guns】《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10篇

发布时间:2019-04-15 13:16:08    来源:阿达文章网    访问:

【www.adwzw.com--文摘大全】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10篇

  《Guns, Germs, and Steel》是一本由Jared M. Diamond著作,W. W. Norton & Company出版的Paperback图书,本书定价:USD 18.95,页数:49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一):随笔

Some points I want to remember
1. 对于欧洲和中国的对比
Advantages of disadvantages
How immature beat mature? How less-fledged beat well-evolved?
在一个阶段领先而完备的技术反而会成为突破进入下一个阶段的障碍。本书的最后部分强调了中国的Unity与欧洲的Disunity之间的对比。在历史前半夜占有绝对优势的Unity隐藏了诸多未来才可知的弊端。
再看Hunt-gathering与种植作物,在初始阶段,不完备的农耕技术在效率上远远比不及采摘,因此在采摘上享有极高禀赋者符合成本收益比的决策是不尝试种植。See what they"ve got to lose later?
2. Stay open
所有先天禀赋的差距固然重要。本书用欧亚大陆和美洲、大洋洲的轨迹差异证明了大型动物物种分布、地理环境、源发时间对文明程度差异的影响。但是无论是欧亚大陆中发生的事,欧洲大陆日后的发展,都说明借助diffusion很多东西都能被克服。
无论是没接触的东西,不敢尝试的东西,还是以前看不起的东西,如果能stay open and flexible,不要封锁试一试的可能性,随时调整自己的策略,就不会犯下致命的错误。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二):一次關於人類文明進程的探索

作者使用了大量考古學,語音學,地理學,etc的東西探索了人類文明進程產生巨大差異的原因。裡邊很多的思路非常有趣,可以說很直接地擺出了大量非常具有說服力的證據來強調歐亞大陸取得領先的原因。
但是這種探索終究是不嚴謹的,在歷史進程中,大量的因素參與了這個過程。作者似乎是先有了觀點,而後再去試圖論證這個觀點。在這樣的論證中,顯然可能出現假陽性和被忽略的陰性因素,但作為非相關學科研究人員的我們並沒有辦法知道是否有這些因素的存在。作者應該是持有較強的意識形態的,而這個學科本身並非一個傳統的科學領域(如物理,化學等),嚴謹性不可同日而語。
但這種探索的意義顯然是巨大的。至少,它讓我們知道了,很多我們想當然的事情背後其實有著非常複雜的機理。與此同時,這本書也提供了大量的有趣的考古學,語音學,地理學,etc的知識。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三):你的成就跟天赋无关,那跟什么有关呢?

1.
很多时候,当我们准备做一件事情时,总会考虑:我到底有没有天赋,我能不能做得到。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所谓的“天赋”决定我们是否能够成功,更多的是其他外界原因。
兴许这对你来说听起来糊里糊涂的,在大多数人眼里,所谓的成功定然包含个人智商和天赋的成分。甚至有一部人总认为,那些伟人们是上天注定他们要干成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这些早已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了。
其实不然,如果你懂得一些概率论的常识的话,你应该清楚,生男生女这本来就是随机性的,这点已经被科学鉴定过了很多次。但还是有大部分人总认为生不出男孩是女人的责任。要知道,男人的染色体是XY,女人的染色体是XX。真要追究个责任的话,那也是男人的责任,并不是女人的。
可就是这个显而易见且证据确凿的例子,多少年来又有多少的人为之懊恼很多年。在这些人眼里就是相信,孩子你从女人身上生的,肯定是和女人有关。你说可不可笑。
如同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一样,那些有成就的人,定然是天生天赋异禀,异于常人。
2.
有句老生常谈:“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听着很有道理是罢。但是不要忘记,这个道理用在简单的事情上,确实是立竿见影。可是,如果要是用在稍微复杂一点的事情上,可以说,不但失效反而适得其反。
就像上文所举一样,如果你深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相信,你这辈子都认为生男生女和女人有关,因为你总是拿“眼见为实”来论证。所以你得出的结论定然是,“孩子是女人生的,那还有假,肯定跟女人有关。”
要知道,我们身处的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更不能用单一的“眼见为实”来判断。如果你有学过心理学或经济学方面的知识的话,这点你应该更清楚。
3.
言归正传,看似那些有伟大成就的人,他们的成就与他们的天赋总是相辅相成。事实并非如此,曾经有人在网上举过一个例子:
“假如,在二战时期中,美国,,英国,德国,苏联,包括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其中有一位是女人的话,世界定会改变。”
上面已经提到过,生男生女是随机事件。从这个维度来看,很多事情并不是有天赋就能够做成的事。如果英国首相丘吉尔是个女人的话,即使他再天赋异禀,也很难大展身手。毕竟在当时,女权还是很微弱的。不是吗?
日本弃抢的例子足以说明,聪不聪明,有没有天赋,跟成功关系不大:
火器在公元1543年到达日本,当时有两个葡萄牙人携带火绳枪(原始的枪)乘坐一艘中国货船抵达。日本人对这种新式武器印象很深,于是就开始在本地制造,从而大大地改进了枪支制造技术,到公元1600年已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拥有更多更好的枪支。
但也有一些因素不利于日本接受火器。这个国家有一个人数众多的武士阶层,对他们来说,刀是他们这个阶层的象征,也是艺术品(同时也是征服下4.层阶级的工具)。日本的战争以前都是使刀的武士之间面对面的个人搏斗,他们站在空地上,说几句老一套的话,然后以能体面地进行战斗而自豪。如果碰上农民出身的士兵手持枪支乒乒乓乓乱放一气,这种行为就是白送性命。
而且,枪是外国的发明,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鄙视,就像1600年后其他一些事物在日本受到鄙视一样。由武士控制的政府开始只允许几个城市生产枪支,然后又规定生产枪支需要获得政府的特许,再后来把许可证只发给为政府生产的枪支,最后又减少了政府对枪支的定货,直到日本又一次几乎没有实际可用的枪支。
4.
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你身边的资源决定你的成就。
所谓的资源包括:地理位置,文化,所能使用的资源。
产石产玉的地方,出现的雕刻家就是比别的地方多;靠海边居住的人,出现会游泳的人就是比没有靠海边生活的人多;在北京考入清华北大的学生就是比全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学生都多........
这本是将让你找到答案。《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四):地域很重要,意识更重要

这本书都在分析为什么有些现象在这里发生了,却没有在另外一个地方发生。中东新月地区和中国在古时资源较多、起步条件好,于是文明从这些地方起源。而后因为欧洲本身条件还不错,再加上欧亚大陆的南北跨度较美洲和非洲小,文明传播较快。书中说这些地理因素使得欧亚有一个head start。
那为什么后来欧洲可以统治全球,在各处发展殖民地呢?首先它相对于非洲、美洲的优势就是书名所写的:枪炮、病菌和钢铁。因为文明的先发展而带来的一些优势足以欺负那些落后地区。而为什么不是中国来统治世界呢?书中说中国由于地理上的统一性而造成政治上的统一(自秦以来),那么后来的一个错误(封关禁海)就蔓延到全国,使得中国开始落后。而欧洲地理上的复杂性使得很多国家在那产生,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尝试,而当大家看到海外劫掠的好处时,大家便纷纷效仿了。
说道这里,可以看出两点非常重要:地理条件和竞争意识。地理条件可以给一个国家更好的开始,而竞争意识可以争取一个更好的未来。
书中有句话说:“Circumstance change, and past primacy is no guarantee of future primacy.”所以,我认为保持开放,让多元的思想进行碰撞是最重要的。

  《Guns, Germs, and Steel》读后感(五):My Takes

I like this book.
Although it suffers from the same problem (my personal dislike, no offence) that one idea is repeated too many times with too much detail, the idea is nevertheless a powerful one. It states that the natural conditions of each continent are the eventual determinants of the human societal development. The availability of plants and animals for domestication, the ease or difficulty for technology diffusion and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societies are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The latter two factors may actually pose a trade-off. The more unified a society is, the easier the diffusion could be. The more scattered and competitive a society is, the higher the incentive to adopt more advanced technology would be. The added discussion at the end of the book for the new version compares China with Europe to illustrate this trade-off. China has been unified for most of the recent history and the government of Ming dynasty was faced far less pressure than its European counterparts. It dropped several technologies potentially essential to spark an industrial. However, European governments faced constant challenges from nearly states and were eager to grab whatever can give them an advantage over other states.
Before 1500s, the barriers for technology diffusion posed by geography and such kept Europe to be far less advanced than China. So, the optimal unity may also depend on the technology level. Too low, barriers presents more challenge for diffusion; high enough the advantage of competition shows up and diffusion is no longer the prime concern.
One observation: it"s sensitive to write about history in the U.S. that"s relevant to race. The author repeated a thousand times it’s geography and natural resources, other than RACE that makes the ultimate call. If this is written in China, the “other than” part might not need so much emphasis.
It is an interesting contrast that when we talk about personal development, we often stress the importance of conviction and hard work. But in the scope of human history, people do not matter.

本文来源:http://www.adwzw.com/wenzhangdaquan/132562.html